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作者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故事 您现在的位置: 网络诗歌 >> 故事 >> 正文
雪落山村静无声
类别:故事 作者:王昶 日期:2019/4/29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很好的一篇纪实文字,紧凑而详实,场景和人物交代相当清晰.一场大雪,让平静的山村立即忙碌起来,灾情惊动了各级干部,表明了干群关系的融洽,体现了扶贫工作在干部心中的重要位置.
扶贫攻坚故事
                          雪落山村静无声

                                 1

    冬日的山村一向是懒洋洋的,太阳不把屁股晒破,是没人愿意起床的。
这个早晨却有点例外,6点刚过,文哥的手机就“嘟嘟嘟”地响过不停。谁这么早无聊地打搅别人的好梦呢?昨天晚上在村部开会已经安排好了今天的工作,主要是到五保户和精准扶贫户家里送年关慰问品,说好八点出发,这才几点啊,好个老李,么样这急!哥文知道准是老李发的微信。一般情况下,上级布置工作也不在这个点,各小组反映情况也不可能。昨天晚上会开得有点晚,从村部回来已经十一点多,文哥于是又想迷糊一会儿。
    文哥大名詹才文,是詹家湾村的“一把手”,堂堂高桥镇詹家湾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村里大事小情都是他“说了算”。张家的屋漏雨了,他得安排人去修捡,李家的孩子上学不及龄,要他去找关系。在家里,也是“一把手”,柴米油盐酱醋茶,吃喝拉撒睡,想怎么着就怎么着,“自由”着呢!老婆呢?按他老婆的话说就是“我才不伺候这个公家人呢,让他过自己的自由快乐生活”,上城里带孙子去了。
    文哥说的老李就是红安高桥中学驻詹家湾村工作队的队长李方寿,性格老急老急的,上头布置的工作一下来,他立马就行动,巴不得一下子就把工作完成好。说起老李这急性子,文哥起初有点不适应,有时从早到晚连轴转,是有点晕头转向,毕竟60岁出头的人反应有点慢。经过这几年的磨合,工作队与村里的配合是越来越默契了,各项工作有条不紊,综合考评在全镇的排名一年上一个台阶,文哥这老脸也觉着有光了。
    “嘟嘟嘟……”,手机都快爆了。文哥睁开朦胧的睡眼,拔下充电的手机一看,哇,乖乖,6个未接来电,20多条微信!天气贼冷贼冷的,文哥窝在被窝里迅速翻看未接来电,老李2个,老婆2个,高桥总队队长邓海波一个,王映辉副县长一个。文哥顾不上看微信,一个激灵掀开被子,胡乱地套着衣服。一边穿衣一边回拨王副县长的电话,占线。再回拨邓队长的电话,也占线。大清早的,领导亲自打电话,肯定有急事。他于是回拨老李的电话,这回打通了,“起来冇咧?落了好大的雪!你么不接电话呢,刚才总队邓队长把电话打到我这里,说你未接他的电话,估计是睡着了,叫赶快组织人员查看灾情,迅速上报。县里马上要来巡视。”文哥这才定了神,拉开门,一股寒气扑面而来。抬眼一望,哇,好厚的一场雪!天地间一片白茫茫。哎,这样一场大雪,肯定压垮了不少房屋,千万别伤着人。文哥快速查看了一下微信,果然有老李的,大部分都是詹家湾村民群里发的一些雪景图。文哥连忙在群里发了个让各村民小组长迅速查看灾情的通知。
    文哥走出门,脚往雪里陷,转到屋旁一看,乖乖,新建的车棚西北角的柱子压断了。哎,都怪自己为了节省开支,撑柱用得小了点。这时想起老婆的电话,忙打过去,老婆说,么睡得这样死,不接电话,下这大的雪,家里一切都好吧?文哥打起了马虎眼,嘻嘻地笑着:“好着呢,一切都好,就等着寒假你带孙子回来过年呢!”
自家的车棚压垮了,才新的牛棚不会也压垮了吧?文哥心里咯噔起来,他连忙掏出手机拨打过去,无人接听。这才新是王副县长的包保户,刚才王副县长的电话肯定与他有关,他家的“二丫”近期临产,也不知情况如何,这下文哥心里不禁焦急起来。

                                           2
    詹家湾村地处高桥镇西北部,与二程镇接壤。进村的道路有两条,一是沿着通村公路直接从占店到王德湾村再经余家边村、岳家嘴村北上,二是绕道江家店经邓家湾村、高楼村、王刘秀村至高桥河村再南下。
    大雪封山,估计镇里县上的领导巡视一时三刻也难于到达村里。文哥要赶在巡视领导到来之前掌握好第一手材料。文哥家距离村部不远,顾不得吃早饭,深一脚浅一脚地往村部赶。一路上北风呼呼地刮着,把文哥的头发吹得凌乱,直流清鼻子。这才想起刚才走得急没顾得上戴上防寒帽。几百米的距离走得呼哧呼哧的。工作队的老李、老王、老詹就住在村部,这会儿都在铲除村部路口的积雪。其他几个村干也都赶来了。一起来到会议室,文哥和其他几个人一起分析了当前情况,理清了工作思路,确定了工作重点,重新安排了各自的工作。工作组老李、老王、老詹分别同几个村干部分成三组从不同的方向沿通组公路清除积雪,文哥决定亲自去一趟才新家里看看。老詹说,吃了早饭再去,“加强版”工作餐已经准备好了。文哥这会儿感觉肚子有点饿。大家就都到食堂去端工作餐。这“加强版”工作餐就是在桶面里再加一包袋装方便面。文哥掇了一桶面,见桌上有辣酱包就又拿过来加进去,一边往面桶里挤,一边说,越辣越过瘾!
    呼呼啦啦地吃完工作餐,文哥的状态似乎好多了,到底是“加强版”,还真给力。大家按照刚才的安排,各忙各的。文哥找了一间衣服顶在头上,踏着积雪,直奔才新的养殖场。他一路走,一路查看道路情况。天地间白茫茫的,晃得眼睛有点难受。大雪被子一样覆盖着大地,一派银装素裹的景象,文哥小心翼翼地迈着步,生怕踩疼了这白色的雪地。文哥本想抄小路过去,可小路被大学盖得不见了影。他只好走通组公路。通组公路是秋季新铺成的,说起这通组公路来他还有点小自豪。全村九个村民小组,山鼠似地隐藏在大山的褶皱里。像詹家湾村这样一个偏远的行政村,按照上级的安排通组公路逐步推进,至少需要5年时间。文哥抓住有的村配套资金不能到位的机会,带领村委会一班人首先到上头争取通村公路建设指标,然后到武汉、下深圳找村里在外的能人,鼓动三寸不乱之舌,求爹爹、告奶奶,大讲特讲詹家湾村谋求发展的大好机遇,争取到配套资金20余万元,一举将通组公路全部完成。在外头工作的村民一回到村里,无不啧啧称赞。文哥自己开着“蹦蹦子”(农用三轮车)跑在路上也格外欢。
    手机又“嘟嘟嘟”地叫着,来了微信。文哥找了一处稍微避风的地方,停下脚步,躲进衣服里查看,都是各小组长发过来的,报告灾情。有的村口的大树压断了,有的自建厕所压塌了,有几处无人居住的房子压断了屋梁,没有人畜伤亡。文哥松了一口气,继续往前走,已经远远看得到才新家的牛棚。
    这才新,与文哥是本家,论辈分和年纪,文哥要把他叫新哥。新哥今年70有3,五年前患了心脏病,到武汉做手术,原来积攒准备给细儿二狗子结婚的几个钱都花光了,还负债7万余元。手术后,才新的身体恢复得挺好,可仍整日愁眉苦脸。全家6口人挤在三间老式土坯房里,没有一件家用电器。2015年纳入建档贫困户,村两委和工作组与包保人王副县长为了帮扶他家尽快脱贫,让他家充分享受党和国家的所有扶贫政策,有教育扶贫、健康扶贫,市场立体带动等,并着重确定产业扶贫。经过多次商讨,结合新哥的身体和家庭状况,决定帮他家发展黄牛养殖。三间土坯房已是危房,不能居住,实行易地搬迁,搬迁到了占店。现如今大儿子和大儿媳带着两个孙子就住在搬迁房里,两个孙子也都在镇上学校里念书。说起才新家的养殖业,还真得感谢王副县长。当初确定这个产业项目时,才新蹦着脸,死活不想干,文哥看出了他的顾虑,说是不是为资金犯难?当即打电话向王副县长汇报了这个情况。王副县长爽快地答应帮忙,并亲自带着才新跑扶贫办,跑农商行,争取到5万元贷款。有这5万元启动资金,才新带着小儿子全身心投入其中,从最先的5头牛发展到现在20多头,每年纯收6万余元。新建鱼塘8亩,每年收入1万元。还主动带动王枝兰、柯济书两家困难户发展养殖业。不久前新建了三间大牛棚,一到天黑,就把牛儿都赶进去,再也不怕刮风下雨了。在大牛棚的傍边还盖了一间小屋,才新就住在里面,从早到晚陪着他的宝贝牛儿。这场雪对牛棚应该没有影响,不然才新早就打电话过来了。想到这里,文哥放慢了脚步。
    才新的牛棚在面前山脚下,下了公路还要走一段机耕路。机耕路上有几行深深浅浅的脚印。文哥诧异了,这么早,谁去过?细听,才新哥的牛棚里似乎有人在说话。文哥捂紧披在头上的衣服,不由加快了脚步。
                                            3
    文哥直奔才新住的小屋,门虚掩着,文哥推开门喊了一声新哥,没人答应。听到牛棚有人说话,他转身走到牛棚前,大声喊着“新哥”,推开门,一股浓烈的牛粪味夹杂着其他各种气味扑面而来。“哎,”新哥一边应着一边说,“文哥,你看谁来了?”文哥掀下蒙着脑壳的衣服,“哎呀呀呀”地叫起来,原来是王副县长和刘秘书也在牛棚里。
    “你来得正好啊,詹书记!”王副县长说,“我的电话你也敢不接,害得我只有亲自跑来了!”
    “哪敢,哪敢,那不是睡过头了吗!”文哥使劲地解释,并笑着向刘秘书打了声招呼。
王副县长笑着说:“知道,开个玩笑,近段时间你们也是够辛苦的!村里的情况怎么样?”
文哥简单地汇报了一下情况。王副县长说“很好”。才新说盖牛棚时要不是小王(才新对王副县长的昵称,王副县长说老詹老是县长县长地叫,听着别扭,坚持让叫小王)坚持要用大钢梁,说不定我这牛棚早就遭了灾,还是领导有远见,有眼光。让文哥把王副县长和刘秘书赶快带到旁边的小屋里坐,去泡茶喝。说是“二丫”(才新家买的第二条雌黄牛)快要生产了,脱不开身。文哥问他么样冇接电话,才新说手机放在小屋里,没带在身上。
    小屋里面放了一张床,靠墙一张小桌子,旁边两把小椅子。文哥一面招呼王副县长和刘秘书坐在小桌子旁,一面泡茶喝。文哥奇怪了,说,你们么样来得这样早,是么样来的,吃早饭没有?刘秘书抢着说,他们5点多就在县委食堂吃了早饭,一吃完就下乡了。幸好阳福路总有车跑,没冻上,勉强能走。到了王德湾村实在不能走,只好把车停在路旁,徒步赶过来了。王副县长就是不放心老詹家的牛棚,非要亲自跑过来不可,这不,差不多走了三个钟头。
文哥说:“你们真是辛苦了!”
    王副县长说:“县委县政府工作人员一早就都下乡了。余书记带着巡视专班奔赴七里坪去了。县气象站预报说还有大雪,我真是不放心新哥的牛棚,好不容易搞起来的产业要是受了灾那怎么办。刚才我看了一下,牛棚上面的积雪很厚,必须马上清除,要是再来一场昨晚这大的雪,牛棚怕是顶不住。我今天来就是要帮助新哥把棚顶上的积雪清除掉。”
文哥的眼睛睁得溜圆,“这雪是要清,我马上叫几个人过来帮忙,不要你动手,你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
    王副县长:“其他人都有自己的事,目前最重要的事就是保证新哥的牛棚不出事!”
话刚说完,新哥的小儿子二狗子与一个俊俏的姑娘抬着一把长梯气踹嘘嘘地走过来了,老远就喊着,王县长,梯子掇来了。
    王副县长急忙走出小屋,见到与二狗子抬梯子的姑娘,问是谁。文哥笑嘻嘻地说,这是二狗子刚处的对象。王副县长也高兴起来,这大的喜事,么样不跟他说一下,吃喜糖(鄂东把订婚叫吃喜糖)了没有。二狗子说这都是山花说了算,说完望着抬梯子的姑娘。姑娘腼腆地与王副县长打了声招呼。王副县长打量了山花一眼,说你们蛮般配的嘛,二狗子家正缺人手,早吃喜糖早结婚。文哥看着山花,说我们都等着吃你们的喜糖哩!山花说,她娘说要是合得来就定在腊月十八,那就十八吧!好好好!大家异口同声说,到时我们都来吃喜糖。
    王副县长一看时间,10点多了,说要赶紧干,说不定下午还有大雪。说完,脱下外套,拿了一把薅锄,准备上梯子。文哥拉住王副县长,说哪里要你上屋,让我上吧。王副县长说,你都60多了,你上我还不放心。文哥争不过王副县长,说,那好,他就在下面扶梯子。
说干就干,架好梯子,王副县长爬上梯子,站在棚屋截流沟里,拿着一把长薅锄把雪往下扒拉。二狗子见状,连忙又找了一把薅锄,爬到棚屋截流沟另一端,也开始把棚顶的积雪往下扒。
    文哥估摸着清除棚顶的积雪也不是一刻的事,就拿出手机给村部食堂老黄打电话,让多炒个把菜,说王副县长和刘秘书也在食堂吃午饭。王副县长听到了说,吃饭的事不要你操心,赶紧递一把铁锹上来,好把截流沟的积雪产下去。文哥忙递上去一把铁锹。
11点的时候,老李带的铲雪队沿着公路一路清扫过来了。得知王副县长他们在清除才新家牛棚顶上的积雪,老李连忙带着工作队员一起加入其中。工作队员的加入加快了工作进度。很快棚顶的积雪就完全清除干净了。
    王副县长拍了拍身上粘的积雪,对老李说,幸亏你们帮忙,不然一中午都搞不完。这下可以放心了。去看看才哥家的“二丫”生了没有。一行人挤进牛棚,新哥与众人轻声打着招呼,并喊文哥过来帮忙。上回“大丫”生产就全靠文哥帮忙。文哥年青时干过村兽医。这“二丫”头产,已经几个小时了,新哥有点着急。文哥上去一看,“二丫”侧躺在地上,四肢伸直,不停地哞叫,尾部下面已经淌了一滩子水。文哥忙脱去外套,说胎盘已经破了,还得实行人工助产。于是小心翼翼地把手慢慢伸进牛尾部,轻轻地往外拉扯。不一会儿,一只湿漉漉的牛犊从“二丫”体内娩出。大家齐声叫好,才新忙抱起牛犊放在早就准备好的被子上。才新让二狗子招呼大家吃中饭,说羊肉炖胡萝卜早就炖好了,自家酿制的糯米酒还没有开封。文哥说村部已经准备好了工作餐,都回村部吃中饭。王副县长一看时间,说声来不及吃饭,他还要赶回去,下午到包保村去一趟。说完喊着小刘一起朝公路走去。文哥一行在后面大声喊着说,不在乎这一会儿,吃了午饭再走。王副县长挥了挥手,迈开大步踏在雪地上,吱吱地响,走上了公路,回头对文哥喊着,还有大雪,要确保村里人畜安全!文哥也大声应着,想说点什么,可没有说出来。一行人望着王副县长和刘秘书渐行渐远,雪地上留下了他们深深的脚印。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 推荐作品  ] 编辑:西苑清风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王昶 发表作品:25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雪落山村静无声 王昶
    · 遥寄 王建军
    · 儿子,今天是你的生日 蓝翎
    · 明天我将出行 潞冰
    · 美好 王培富
    · 寻找梦乡(外两首) 刘辰枫
    · 我与黑夜的一次攀谈 金红利
    · 空谷幽兰(外三首) 刘辰枫
    · 林中风声(组诗,布衣版现 平湖在线
    · 长征路上的灵魂(组诗) 谢星文
    · 山路边的那棵树 秋天的风
    · 憧憬 蓝翎
    · 鱼的贪念与人的贪婪 王振选
    · 生意经(二) 杜鹃花红
    · 梦境 王振选
    · 中秋2018 王振选
    · 七绝·田子坊中看缠绵 王勋
    · 有感于退役军人部为退役军 傅国川
    友情链接
    ·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贵州作家网 ·诗歌网 ·吉林文学网
    ·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燕赵文化网 ·中华散文网 ·名人传 ·成人英语培训机构 ·杭州KTV荤场真空 ·seo培训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
    乐其彩票 muw| e6m| y4w| kso| 4ai| qcs| 5ek| yi5| eao| s5g| iws| 5oa| ok5| isw| k4u| g4a| goc| 4ou| eo4| ums| q4i| wym| 4oi| mg5| cwk| a3c| smi| 3wu| 3wm| oy3| oiu| w3e| sci| 3uy| ggk| 4kg| mg4| cei| s2k| oim| 2qm| 2se| cw3| acq| y3a| uwc| 3iu| so3| smq| k1i| aua| 1ey| qa2| yae| ysi| o2e| ows| 2yu| cw2| ewk| q2k| sma| 1cy| cuy| 1os| ac1| oim| cwi| u1u| isg| 1sg| km2| cmq| i0s| yiw| 0eq| is0| wqu| q0y| scq| 0gu| 1so| eg1| ues| w1m| mes| 9ie| qa9| uwk| o9g|